美女主播出售原味内衣丝袜,买家太多货源供不应求

今天,我们聊的话题有点「味道」。

这是狗子第4次成功地从男人手里买到二手袜子了,现在的他已经知道,如何能够不惹对方反感并达成自己的购买目的。狗子这次的「卖家」,是在网上看到的一位运动系男生。他们后来建立了联系。

慢慢熟络后,他提出了花钱购买二手袜子。

袜子是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寄过来的,满心期待的狗子打开,里面是一双黑色的、在「发货」前就和他拍照确认的袜子。

这双跨越城市的袜子,已经在运输时被冲淡了气味,但对于狗子来说,攥在手里依旧「充满了魔力」。

狗子也不是每次都能如愿以偿,也遭遇了很多羞辱。他曾找到一位直男,在提出想购买原味时被对方嘲笑,「想不到,还真有这样的人啊?」

那,这样的人多吗?

这样的人不只有狗子一个人,还有很多,而且多到需求对「原味产品」造假才能满足买家。

「原味」,指事物本来特有的、没有经过人为添加的味道,现在多指原味内衣,就是人们穿过的并没有洗过的,残留着体味的衣服。

一位接触原味背后产业链的直男小王说,在知识付费还没有规范的时候,他们公司推出一套「性爱课程」线上课,主打漂亮女主播。在课程吸引到一大批男粉丝后,他们公司开始在粉丝群里带货,销售性用品。

在一次对男粉丝的问卷调查中发现,公司发现大家对主播穿过的内衣和丝袜很感兴趣。有过原味购买经验的小王建议:出售主播原味内衣。结果,销售信息在群内发布不到30秒,「主播原味内衣」就已经售空。之后,因为几名女主播「生产能力」有限,公司的男员工也穿上丝袜,帮忙「生产」。

还有一位叫「篮球小男孩」的大学生,才大四就已经是同志圈里兜售「原味」的资深卖家了。

a2caf44c3ff64b51859182cd14f49f15

篮球小男孩的囤货

最开始,是因为微博的一位粉丝留言求购二手球鞋,才开启了他的「副业」。爱打篮球爱出汗,也成了他的优势,在大学4年时间里,已经将原味销售给300多名顾客,累计收入近2万元。

而在国外,原味内衣还公开出现在正规的交易网站上。

2015年,马修(Alex Matthews)在美国创办了一个专门拍卖原味内裤的的平台,你可以在网站里选择你喜欢的款式、颜色、穿戴时间,还可以选择卖家的肤色和年龄。因为网站有保护卖方与买方的机制,双方可以通过匿名方式交易,因此有不少女大生利用该网站拍卖原味内衣裤,赚点零用钱。

可见,世界上有一大批人正等待着被满足,很可能就是我们身边意气风发侃侃而谈的人。当他们回到家拉上窗帘,打开灯的时候,被某一束光照出另一副不为人知的样子。

8da555ede1444f339e4e707627314b3a

怎样才算恋物癖?

恋物癖也叫恋物症,它在3个不同的诊断系统里有着不同的定义。

在『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』(CCMD-3)中,恋物症指的是,在强烈的性欲望与性兴奋驱使下,反复收集异性使用的物品。所恋之物是极重要的性刺激来源,或为达到满意的性反应所必须;至少已持续6个月。

在『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』(ICD-10)中,恋物症强调的是,迷恋物(非生命物体)是达到满意性反应的必备条件,且干扰了性交,引起个体痛苦,几乎仅见于男性。

在『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』(DSM-V)中,恋物癖指,这种(因恋物对象而引发的)性幻想、性冲动或性行为引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,或导致社交、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。

究竟哪个诊断系统才能给恋物癖下定义呢?

三个诊断系统有着明显的区别,最有趣的是,在CCMD-3里同性恋是不配得「恋物症」这个病的。、在CCMD-3中,恋物癖指的是收集「异性」使用的物品的行为。所以,只有像『两年偷女内衣60余次,男子疑有「恋物癖」被抓』这样报道中的异性取向的人才配患有此病。

实际上,CCMD-3在精神卫生的实务层面的意义已在减弱。而由世界卫生组织在1992年制定的『国际疾病分类(ICD-10)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」』后来在医学界成为新的通用标准。

而ICD-10和DSM-V最大的区别在于,ICD-10强调的是非生命体,也就是说恋足、恋头发、恋分泌物都不属于恋物症讨论范围,只有鞋袜、内衣等才配拥有姓名。而DSM-V强调的是,一定要因为恋物影响到你的社会人格,才算恋物症。

而两个诊断系统唯一达成共识的就是,如果你手里的「白袜」已经成为你性生活里最重要的部分,甚至超过了白袜主人本身,那你就是恋物症。

恋物癖的成因

著名精神分析学家佛洛伊德在1927年曾发表过一篇有关恋物癖的文章,将男性恋物归因于童年时的「阉割焦虑」。

阉割焦虑,就是说男性在小时候会对自己的阳具很自信,当他得知女性竟然没有男性的生殖器官,便产生一种可能会被阉割的恐惧。他们会相信女生应该拥有一个不同的阳具,并把这个替代的阳具,投射到另一物件,如女性内裤或高跟鞋等,视之为女性代以阳具功能的神物。他不自觉地把感情投放到该物件上,从中得到满足和快感。

但是,在佛洛伊德的理论中,只有男性才有恋物癖,显然是不符合实情存在争议的。

而国内学者更多讨论的是从「恋物倾向」发展成「盗窃内衣」的成因,盗窃行为多发生在大学校园,被认为是青春期得不到满足性冲动和性压抑造成的强烈冲突,会让人寻求一种满足欲望和情感冲动的发泄方式。而恋物行为成为了一种补偿、替代,成为一种发泄情感最方便的方法。[1]

而现在在网上出售原味,便是打着法律的擦边球在满足一部分人的欲望。

相同的是,这两种恋物行为的背后,都是因为性压抑。

售卖原味的「篮球小男孩」自己本人也迷恋篮球鞋,在一次和男同学打完球一起换鞋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篮球鞋散发着从未有过的性感,并让他有了冲动。从此篮球鞋也成了他「小游戏」里的固定嘉宾。

而他本人在接受采访时,也坦诚单身的他,因为对性病的恐惧,很少约人。所以,虽然他是很多买家心中的性幻想对象,但本人他也是一个性压抑的个体。

怎么看待恋物癖?

恋物其实很常见。

在古代,文人墨客就对「脚」情有独钟。李白在『越女词』中多次提到女子的脚白「屐上足如霜,不著鸦头袜」「东阳素足女,会稽素舸郎」「一双金齿屐,两足白如霜」。在古代,本来就对女性的脚有着严格的要求,视它成为女性的贞操。但是,李白仍留下对女性的脚部的直白描写的诗句。可见,当时古人对恋足文化的包容。

而金庸老师也在自己的作品中,为人乐道的展示自己对恋脚文化的包容,关于足恋的场景就有多处:铁枪庙里军士看黄蓉洗脚、街头比武招亲杨康摘掉穆念慈绣鞋私藏、活死人墓杨过梦见小龙女玉足、游坦之扑向阿紫亲吻脚背。

那看见歌词所以人都能哼出调子的歌曲『味道』,里面「想念你的笑,想念你的外套,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」的歌词更像是一次恋物大盘点。但是,它依旧在KTV里被许多人动情演唱,似乎都每个演唱者都能感同身受,光是「恋物」的感觉就能找寻失恋时的心境。

当恋物癖限定在一定范围内,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,它就是个人的趣味,无伤大雅,不必过度解读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原汁原味网 » 美女主播出售原味内衣丝袜,买家太多货源供不应求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