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个女奴

天色渐亮,基地内小小的骚乱了一阵,随着王通带人一番安抚外加暴力镇压。不到半个小时,基地又陷入了寂静。

陈信用颤抖的手,通过狗圈一个个点杀了那群捕奴队的队员。这事儿看似简单,陈信做的并不轻松。这并不是陈信第一次杀人。老枪才是他干掉的第一个家伙。但是,那是在晚上,并且是在紧张的氛围下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陈信杀老枪时并没有什么感觉。

可现在静下心来,一个个处决着那群禽兽时,陈信这才反应过来,这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。尽管他们并不无辜,尽管他们无恶不作,尽管他们狰狞如恶鬼,可无论因为什么,他们就是一群活人。

也许有人觉得陈信有些圣母。作者君想说的是,其实杀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心理变态除外。现世中处决犯人的武警,在执行第一次任务时,好些天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。这是作者君一个战友的亲身经历。

点杀了最后一个家伙,陈信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浑身大汗淋漓,瘫软在沙发上。

此刻的陈信既疲倦,又亢奋。内心深处五味杂陈,恐惧、紧张、刺激、暴戾复杂地纠结在一起,让他陷入了一种难言的状态中。

主人,您没事吧?”巴慧雅领着两个女奴走了进来。

要不是巴慧雅提醒,陈信差点忘记地下笼子里还关着四个女人。忙完正事后,才把她们放了出来,这些女奴倒是挺平静的,丝毫没有因为被关了一夜的而害怕。那是因为她们前主人程远德的调教,这家伙睡觉时从不允许有任何人在身边,所有服侍他的女人全部被赶到笼子里。只有他清醒时,女奴们才能在室内活动。

此处的这两位正是昨天笼子里一直表演女女的女奴。亚裔人种,一位留着妹妹头,杏眼琼鼻,樱桃小嘴儿,个子不算太高,一眼瞧去就像二次元娃娃一般。另外一个长发披肩,发丝微卷,个子高挑,气质性感而又狂野。两个女人也戴着狗圈,此刻身穿比基尼,低着头,像两只小鹌鹑似的跟在巴慧雅身后。虽然面有菜色,但难掩靓丽姿容。

“没事。就是有点累。”陈信揉着额头说道。

主人,我已经给您放好了洗澡水,让她们服侍您洗一下?”巴慧雅询问着。她知道陈信对自己没什么好感,很聪明地不往上凑。

对于这些的事情,陈信并不抵触,他又不是圣人。正打算点头的时候,陈信发现那两个女奴神情扭捏,迟疑地问了一句:“你们是自愿的吗?”

“不是!”气质美女直接回答道。萌妹子楞了一下,看了看身边的伙伴,又看了看巴慧雅那张阴沉的脸,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“你们刚才明明答应了!”巴慧雅恨不能把这两女人给撕了,这哪儿是来讨好陈信的,分明就是来给他添堵的。巴慧雅无法克制情绪,声音尖锐而又愤怒。

此刻的陈信状态很不对,那种摧毁一切的暴戾情绪在他脑海里横冲直撞,他渴望发泄。但是陈信闭上了眼睛,摆了摆手,语气坚决地说道:“那就算了吧!带她们离开。”

主人,这两个还是处子。”巴慧雅低声提醒道。

陈信只是不语。巴慧雅顿时明白陈信心意,悻悻地领着两个女奴离开了。

人可以无节操,但不能没底线。为了裤裆里的那点破事儿去强迫女人,这种事陈信绝对不干。否则就和程远德一样,连搂着女人睡觉都不敢,人活到那份上,有啥意思?

一阵香风袭来,陈信睁眼一看,却昨晚呆在程远德身边的那两个女奴恭敬地跪伏在他的脚边,娇声问道:“主人,需要我们服侍您洗澡吗?”

这两位估计是程远德已经调教出来的。看那风情,眼角眉梢都带着丝丝媚意。陈信没有精神洁癖,这特喵的又不是找媳妇儿,当即起身朝着浴室走去。看到这一幕,不远处的巴慧雅总算是轻舒了一口气。;浴室内,陈信总算知道什么叫帝王般的享受!两双芊芊玉手替陈信宽衣解带,随后三人一起进入浴缸中,陈信躺在一位女奴的怀里,接受着对方的头部按摩。另一位则用丁香小舌,细细地为陈信“擦洗”全身。

三个人在浴室里胡天胡地“洗”了一个多小时。陈信有些遗憾,特么的没带小雨伞,上次买的那两盒扔在斯卡丽那里。只能遗憾地让两个女奴用嘴忙碌了一番。

看到两人互相舔食着对方脸上的果冻时,陈信差点没忍住再来一发。咬了咬牙,让两个女奴给他擦干身体。

出了浴室,发现王通正坐在沙发上,陈信老脸一红,赶紧松开了搂着女人的双手。拍了拍女人的屁股,让两个女人离开。打量一番,发现屋里的尸体已经不见了,估计是王通处理了。

“有事?”陈信心虚地问道。

“嗯,跟你汇报下,除了我,有六个独行客愿意跟着我们干。不过,现在还剩下5个了。早上的骚乱时死了一个。”王通淡淡地说道。

“死了一个?”陈信问道。

“捕奴队队员猝死的时候,他们的私奴拿到了武器,所以乱了一阵。不过她们那边死了三个之后,现在已经老实下来了。”王通回答道。

“捕奴队队员还有私奴?”陈信惊奇地道。程远德那么谨慎,怎么可能让手下驯养私奴?

“那是程远德赏赐给手下的女奴们。”巴慧雅端着一个盘子款款走来。

卧槽,这个末世果然就没一个良善之辈,几个女人拿到枪,居然干死了一个战斗力很强独行客!

“变异牛肉?”王通看了眼放在陈信面前的盘子,不确定地问道。

“嗯。”巴慧雅点了点头。

“就一份?”陈信问道。

“这是只有主人才能享用的食物!”巴慧雅说道。

陈信看了看那黑乎乎的食物,将盘子推给巴慧雅,说道:“你吃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巴慧雅惊讶地看着陈信,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要知道,这种可以直接食用的变异牛肉产量非常少,一头变异牛可能还割不下两斤这种品质的牛肉。搁以前,整个基地就只有程远德隔三差五可以吃上一顿。

陈信无所谓地挥了挥手说道:“我说那盘肉给你吃。”这些末世的食物,陈信总有些膈应,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。

“青青。”陈信喊着。青青就是刚才伺候陈信洗澡的女奴其中之一。几个女奴正在打扫卫生,听到陈信的呼喊,名叫青青的女奴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,小跑过来。

“去,把这几包方便面煮了。会煮吗?”为了掩人耳目,陈信刚刚特意进了一趟卧室,从空间背包里拿出来最后一点食物。看来得赶紧回去补给一番了。

“会!”青青翻了个白眼。看来末世也有方便面这种神器,还好没穿帮,陈信吐了口气。

“屋里的每个人分一份。”陈信叮嘱道。这屋里的几个人都是“亲近”之人。

“耶!”青青兴奋地高呼一声,然后对着陈信的脸狠狠地亲了一下。

坐回沙发,巴慧雅努力地咽下一口食物,轻声问道:“那两个也分吗?”顺着巴慧雅的目光看去,陈信这才注意到,萌妹纸和气质女还在屋里擦着地板上的血迹。

“她们怎么还在屋里?不是让你带她们出去吗?”陈信问道。见巴慧雅欲言又止,陈信这才明白自己没说清楚。

“分吧。吃完让她们去女奴营那边。”方便面而已,又不是什么好东西,陈信随意地说着。萌妹纸和气质女听到有方便面,脸上刚露出惊喜之色,可随即又听到要被发配到女奴营时,顿时面色苍白起来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原汁原味网 » 第五个女奴
分享到: